www.shdf.gov.cn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工作要闻
工作要闻
“李鬼”团伙是这样覆灭的
2014-02-07   浏览次数: 次    [ ]


——追踪北京连破假冒记者诈骗访民连环案

 

18日早上8点多,北京城像往日一样喧嚣,街上车水马龙,到处可以看到上班族们急匆匆的身影。然而,就在此时,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和西城分局的10余名民警正在集结待命,准备对两个假冒记者涉嫌诈骗上访群众的团伙实施紧急抓捕行动。这也是北京市扫黄打非相关部门自20139月立案以来,经过深入侦查取证,鏖战百日后对这两个团伙进行的最后收网行动。

当日,北京警方先后在丰台区方庄、西城区虎坊桥、西单及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室附近、东城区安定路甲26号等地将高某某、李某两个团伙中的7名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与此同时,北京警方还在山西省太原市将李某团伙中的另一名犯罪嫌疑人侯某某抓获。至此,两个非法设立的中国综合新闻快报”“中国廉政研究内参编辑部,假冒中央媒体记者身份,长期游荡在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室周边地区,谎称能通过媒体曝光帮助解决问题而向上访民众诈骗钱财,并敲诈勒索部分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的连环案终于告破。

揭开假记者们演出面具

117日,《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采访了北京市公安局治安行动支队杨队长及办案民警,他们向记者详细地介绍了这两个假记者诈骗连环案的侦破过程。

据杨队长介绍,2013917日,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接到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北京市扫黄打非办公室转来的《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的举报材料,反映在北京南二环永定门内西街附近的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室周边,有人冒充中央媒体记者涉嫌诈骗访民钱财。这引起了治安总队高度重视,立即会同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北京市文化执法总队成立了“‘9·17’假记者诈骗案专案组,随即开始着手侦破工作。根据举报材料,办案民警经过在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室附近多天的蹲守和观察,终于摸清了多名自称记者而涉嫌实施诈骗人员的行踪。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这个团伙中的骨干成员各有分工,他们或者欺骗上访群众谎称与《人民日报》等国家级媒体有合作关系,或者干脆谎称是中纪委下属的中国综合新闻快报”“中国廉政研究内参编辑部记者,彼此间相互配合演出,其目的就是向访民索要钱财。

例如,在高某某团伙中的陈某某,往往利用女性比较容易接近别人的特点,长期在信访单位门前游荡,主动与上访人员攀谈,谎称认识国家级媒体的记者,可以通过新闻曝光为访民解决问题。一旦访民对此表现出兴趣,她就立即联系团伙中的另一名成员薛某某,假扮中国综合新闻快报记者进行采访,并以此为名要求访民缴纳数千元甚至数万元的采访费发稿费。访民交钱之后,薛某某便会通过另一犯罪嫌疑人高某某设立的中国廉政网”“中国县域网4个非法新闻网站,以杜撰的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廉政研究中心”“中国廉政研究内参编辑部的名义给相关政府机构或企事业单位发督办函”“内参核实函等,甚至非常嚣张地以命令的口吻督促访民属地相关政府机构或企事业单位解决访民反映的问题,否则就威胁说:我们有全媒体的暗访调查报告,不解决问题就会将事件曝光!这种拉大旗作虎皮的假面演出,竟然让不少访民和单位屡屡受骗。

一个假记者证挖出两团伙

虽然北京警方基本摸清了以高某某为首的假记者团伙活动轨迹和行骗手段,但对《中国新闻出版报》举报材料中提到的薛某某所持有的中国综合新闻快报记者证从何而来一直都没有查实。办案民警判断:假记者证有可能是高某某团伙非法自制的,也有可能是其上家非法发放的。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通过警方周密的侦查又发现,薛某某和陈某某并非只给高某某拉活儿,他们还给另一家以中国综合新闻快报为幌子的假记者诈骗团伙打工,而这个团伙的带头人就是李某。

据专案组调查,李某是一名有前科的新闻诈骗惯犯,曾经二进宫”——因冒充记者进行敲诈勒索而在2003年和2006年两次锒铛入狱(分别被法院判处拘役5个月和有期徒刑4年)。2010年李某出狱之后并没有痛改前非,而是又开始重操旧业,非法设立了中国综合新闻快报网站,并依托该网站在全国各地招聘所谓的驻地记者”“调研员等,向他们颁发非法的中国综合新闻快报新闻采访证。而高某某团伙中薛某某所持有的所谓“‘中国综合新闻快报新闻采访证便是李某向其发放的。

除了对访民行骗外,李某还指派其手下假记者侯某某对山西等地一些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车辆进行秘密跟踪偷拍,随后以曝光负面新闻相要挟,对相关单位和个人进行敲诈勒索。

就此,北京警方循着薛某某所持有的中国综合新闻快报假记者证线索,终于将长期游荡在北京南二环永定门内西街附近的两个涉嫌新闻诈骗团伙破获。

踏破铁鞋寻找诈骗受害人

我们虽然已经掌握了两个团伙涉嫌犯罪的一些行为,但如何找到受害人并拿到他们被诈骗的证据才是此次破案的关键,也是破案的难点。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在了解到高某某团伙和李某团伙涉嫌犯罪事实后,他们开始在全国各地寻找被敲诈勒索的受害人。遗憾的是,出于花钱消灾或被骗不愿张扬等各种心理,大部分受害人并不愿意站出来向警方揭露假记者们的犯罪事实。这种现象让办案民警面临取证难的巨大压力。眼看着2014年即将到来,办案民警心急如焚,担心如果证据不足很可能让假记者们逍遥法外。为找到能够说出真相的受害人,办案民警们可以说是踏破铁鞋。

就在取证过程遇到层层阻力之时,专案组核实到一个线索:20131111日,高某某团伙受贵州一位姓江的访民委托,以中国廉政研究内参编辑部名义给贵州省某镇政府发了公函。北京警方获悉江姓访民已回到贵州消息后,办案民警火速赶到贵州,此时正是2013年最后一天。在人们迎接2014年新年钟声的时候,北京办案民警依然坚守在远隔千里的贵州小镇,等待着受害人江某某的出现。几天后,江某某最终确认已经付给高某某5000发稿费。与此同时,北京办案民警还了解到另一团伙李某及其同伙涉嫌犯罪的事实:李某、侯某某的诈骗对象几乎遍布山西全境。专案组根据李某团伙发函快递单据等信息,从大同到临汾走遍山西省10多个市县,一家一家地核实情况,但由于一些受骗企业不愿意配合,取证工作再度遭遇巨大阻力。在民警们的努力下,终于在朔州找到一位被敲诈2万元的受害者,他表示愿意站出来作证,使得此案取证工作取得突破。春节前后,我们专案组的后续工作就是出差,即对犯罪嫌疑人所供述的事实向受害人进行核实,以拿到这两个团伙涉嫌犯罪的更多具体证据。杨队长说。

呼吁受害人站出来揭露李鬼

办案民警在向记者介绍案情时,也分析了此类案件存在的一种现象:很多受骗人刚开始并不相信这些所谓的记者。而假记者们就把自己伪装得非常专业,讲起国家的法律法规、舆论监督等头头是道,而且往往还站在访民的角度顺着他们的心理变化说大话,以此表现他们的舆论能量能够压服地方政府机关或者企事业单位。如果访民还不相信,他们还会使出一计——邀请访民到他们位于北京安贞桥附近的编辑部参观。当访民看到编辑部内整齐有序的办公场所,各种红头文件”“公章、假记者证、与各种名人合影等,就会自然而然地对他们产生信任感,这时访民们可能就会顺势落入骗子们设下的陷阱中,不仅受诱骗交钱,甚至把解决问题的希望寄托在骗子们宣称的所谓舆论监督上。

据办案人员介绍,这些诈骗团伙之所以屡屡得手,就是因为他们抓住了受骗者的这种心理。另外,高某某和李某还会未经核实就把所谓负面新闻的稿件刊登在自己开办的非法新闻网站上,导致个别涉及人员、一些企事业单位对他们惧怕三分,往往以息事宁人的心理答应骗子们的敲诈勒索,这种现象又再次助长了假记者们实施新闻敲诈的气焰。

据警方透露,李某已经交待,自2012年年底到20139月,他们先后对山西大同市、柳林县、广灵县、灵石县等地6家单位或企业进行了敲诈勒索,共获利高达26.2万元。

目前,北京警方已经在两个假记者团伙所在的办公地点贴出告示:希望被骗群众能够主动与警方联系,配合警方继续侦破此案,将不法分子绳之以法。

中国新闻出版报  魏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