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shdf.gov.cn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工作要闻
工作要闻
假记者是这样敛财的
2014-02-07   浏览次数: 次    [ ]


——暗访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室周边新闻诈骗活动

 

位于北京南二环永定门内西街的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室,可能是北京城里最繁忙的办公场所。每天都会有数百名来自全国各地的上访者早早蹲守在此,希望能进入信访大厅提出自己的诉求。正因如此,在这里竟然长期驻守着一批记者,他们利用上访者急切的诉求心理,以替上访者维权、写曝光报道为条件而大肆非法敛财,从而衍生出奇怪的新闻采访乱象。2013820日和95日,《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对此进行了两次暗访。

自称记者公然喊价

在人民网、新华网上发曝光稿件要7000元;在腾讯、搜狐、网易等网站发稿5000元;如果在小网站发1000元就够了。这是记者在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室附近所了解到的自称中国综合新闻快报记者为访民采写新闻稿曝光冤情而公开喊的价格。

2013820日,记者从南二环陶然桥北的公交站一下车,就看到有很多操着各地方言,背着大包小包的人聚集在一起,这里距离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室有1000多米。在路边有一报刊亭,记者借着买水的机会向老板打听附近有没有能在新闻媒体上为访民曝光的人。老板立即热情地介绍了站在不远处一个背着公文包的男子,他自称是中国综合新闻快报记者。几番攀谈之后,他告诉记者,网上曝光和报纸曝光的效果都不是最好的,最好是请几个记者去上访者所在地实地采访,但价格要比在网上发文章高一些,大概要1.5万元,其中并不包括几位记者采访所需的交通和食宿费用。他进一步介绍自己的服务内容:如果你要我们派记者采访,首先我们单位要发个公函,记者带着公函去你们那边暗访,完了把照片和证据发给当地政府,他们自然就会害怕。如果他们不给你处理,我们就曝光!

就在这位记者介绍业务过程中,一位中年妇女也凑过来接着解释:公函就是报社向当地政府发出的函,是以一种命令的方式,责令政府必须给你解决事情,如果不解决我们媒体就要介入。当记者表示并没听说过这张报纸时,对方哈哈一笑,问道:《人民日报》听说过吗?我们跟他们一样,只是稍微小一点,我们可以和他们联合采访,只要事情属实,不违反政策,在《人民日报》发,5000块钱就能登。如果你钱出得多,还能带上《人民日报》和《法制日报》的记者。

当记者提出要看看对方证件的时候,对方毫不犹豫地拿出印着中国综合新闻快报的深棕色证件,英文是“CHINA'S NEWS BULLETIN”,翻开内页,能看到中国综合新闻快报的红色印章,内页显示这个证件所有人名叫薛运冒,职务是中国综合新闻快报调研部的调研员,盖有钢印的照片也正是眼前这个人。

记者问道:怎么写的不是记者而是调研员?他回答说,这就是记者证,而且记者每次出去都要配调研员,还要单位的介绍信。为了让人相信他的记者证是真实的,他说:证件你可以随便查,绝对没问题。还大方地同意记者拍照去验证,并催促记者早作决定:钱一到位就可以去报道了。因为我最近还要去重庆出差处理一个案子,时间很紧张。记者借发稿价格太高需要再想想为由离开。

随后,记者又来到报刊亭前,报刊亭老板听说与前面两位没达成协议,就又说可以帮忙联系他的另一个朋友——也是大媒体的记者10分钟后,一个中年男子就过来了,他自称是新华在线记者,也同意先看记者证,但他明显比上一个警惕得多:不允许记者查证也不许拍照,而且很快就从记者手中拿走了他的证件。他提出的实地采访价格要高出中国综合新闻快报一倍。他说:你的事情是小事,告也没用,我们都有摄像机、录音笔,掌握证据之后就向政府摊牌,政府肯定怕曝光,马上会给你解决,肯定没问题,你不懂我们媒体人的方法!

95日上午10时,当记者再一次来到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室附近的报刊亭暗访时,再次看到了820日接触过的几位自称记者的人,而且其中的一位居然认出了记者,主动上前询问对上次的报价是否能接受。当记者直指这是有偿新闻时,他理直气壮地说,当然是有偿新闻,无偿的是公益。并对记者的一再询问和质疑表示不满。他还说:我们是正规媒体,在北京有办公地点,但要交了钱才能带你过去。

舆论监督成敛财工具

暗访结束后,记者将拍下的中国综合新闻快报”“记者证图片与自己持有的正规记者证进行对比后发现:除了封皮颜色非常相似外,其他区别非常明显。比如正规的记者证封面没有单位名称,只印有国徽和新闻记者证的中英文字样,内页第一页和最后一页,分别盖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的公章和记者证核发专用章,而所谓的中国综合新闻快报记者证上盖的是中国综合新闻快报证件核发专用章,也没有任何年检标签。另外,两个证件内部的信息排列方式也不一样。此外,记者在网上搜索中国综合新闻快报的网站时发现其首页显示——“主管:中国综合(国际)传媒集团,主办:中国综合(国际)新闻报刊社,在人员查询中输入薛运冒名字,也能查出证件信息。

记者根据中国综合新闻快报网站显示的电话号码联系到一位姓李的工作人员,他自称是记者薛运冒的主管,并说主管主办单位可以查,该单位在北京。当记者问能不能把文章发在报纸上,他说:报纸可以发,我们可以登在《新农村商报》上,这是商务部办的全国性报纸。这位工作人员还一直强调不要纠结发在什么媒体上,要看这个问题能不能通过他们的方式协调解决,如果解决了就不需要发报纸,实在不行才曝光。

当记者问:你们一个网站,能有那么强的作用吗?他说,我倒觉得你把媒体看得太轻了,媒体与媒体之间是有私下联系的,我们是网站,但与《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都是朋友,既有公对公的联系,也与他们的领导有私下联系,根据情况来定。记者继续对其主管单位中国综合(国际)传媒集团等提出了疑问,他说:我们是一个传媒集团,下面有报纸、网站和杂志,是新闻出版总署下属的。”“我们网站上被转发的很多,这就是相互之间的一种合作,而且通过我们的监督也处理了一些人。”“有山西、河北、河南、山东等。这都是通过我们的舆论监督,该撤职的撤职,该抓的抓。”“我既然说了,就能做得到!

记者在中国综合新闻快报的网站上发现,有不少署名为本报记者采写的维权稿件,大多集中在山西、内蒙古等地。除此之外,大部分稿件是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一些时政和法制新闻。

为了进一步核实中国综合新闻快报的真伪,记者登录了原新闻出版总署的官方网站,在其中并没有查到 中国综合新闻快报的任何信息。2013821日下午,记者就此事咨询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新闻报刊司新闻业务处工作人员,对方表示,中国综合新闻快报并没有在全国审批的报刊名录中,如果市场上有这张报纸,初步判断为非法报刊,但具体情况还需要进一步核实。随后,记者致电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案件督办处的工作人员表示,记者可以向联合举报中心举报,如果事实属实,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将协调有关部门予以依法查处。

中国新闻出版报 魏芳